豆了个豆了个包

喜欢有趣又有教养的人

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

東醉散人:

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 


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


听散人一句话,别参考这四部。




翻诗经翻到吐,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还重度撞名。毕竟文章千千万,用得多了,也就用烂了。


自己取名,又怕取不好是么?


什么苏紫雪、水秋寒、萧逸飞……看得毛骨悚然,还不如老老实实王爱国、齐昂强。


实在不会自己取名的,又想取得文雅、古意、不俗的名、字、号,来听听这一招,包学包会,简单粗暴。想当年(作老气横秋状),散人也曾经这样取了许多名。




方法就是:


看一首诗其中两句,取上句首字、下句末字,结合成一个名字。




听着不容易?来来来,随意翻开杜甫、李商隐:




杜甫:



闻道花门破,和亲事却非。【闻非】


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名霄】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春殿转霏微。【苑微】


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浅生】


岭猿霜外宿,江鸟夜深飞。【岭飞】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岁宵】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剑裳】





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云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君池】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曦。【元曦】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客枝】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宣伦】


旭日开晴色,寒空失素尘。【旭尘】





强力推荐李商隐,几乎每一首诗都可以用!李杜王白随手一翻,全都可以是个好名字,几乎所有唐诗,以及唐代之后的诗都不乏好使的诗句:





李白: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明梧】


白居易: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九凝】


唐寅:梅子坠花茭孕笋,江南山郭朝晖静。【梅静】


倪瓒: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靡央】





除了李贺。


目前只发现这一招对长吉哥哥是真的不好使,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名家大作自然多,还有一种诗,出乎意料的好使:画谱。


一些古代画谱或者其他图谱会把技法写成诗,比如明代《高松竹谱》里,写雪竹画法的歌诀:





雪竹枝干似雨垂,杆头安叶法难为。【雪为】


左拳按块油单纸,叶叶都从纸上飞。【左飞】





至于词曲,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可能没有诗好使,会少一些、难找一些:



辛弃疾:歌串如珠个个匀,被花勾引笑如颦。【歌颦】


辛弃疾:少年风月、少年歌舞,老去方知堪羡。【少羡】


陈维崧:今年愁似柳丝长,春宵梦断昭阳。【今阳】


刘仙伦:又是一年春事,花信到梧桐。【又桐】


吴文英: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越妩】


侯真:雪消楼外山,正秦淮、翠溢回澜。【雪澜】



最后这个真的是随手翻开《钦定词谱》看到的。





此外也可以灵活运用,譬如同音字:



李商隐: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如婵】


杜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和商。【仁商】


李商隐: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丹麟】


纳兰性德:松梢露点沾鹰绁,芦叶溪深没马鞍。【松安】





而且因为格律问题,取的名字平仄会比较和谐、好听。


没错,名字的平仄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请不要跟我提白子画,这个名字我能吐糟三天三夜不带重复。)




取名小绝招一枚,分享给大家啦!



我还剩下一百天的时间。
我想,我只要知道他们在拼命努力着,我在为他们骄傲着,也在他们的陪伴下成长着,就够了。

所以等等我好吗。等我变得更有底气,来喜欢你。

是他们啊┭┮﹏┭┮

W&W:

我依然爱你这是唯一的退路

生生不息

慢七:

/BGM-Here With Me


//HB to 源源


///HE


 


 


00.


 
  “爱是热,被爱是光”


 
  


01.


 
  


一阵剧痛从王源身上碾过去。


 
  


却也只维持了十五秒 ,第十六秒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片鸟羽,那些暗红粘稠的液体似乎不是从自己的身体里涌出来,刚才的疼痛也只因为昨晚睡眠不足而产生的幻觉,世界还在正常运转。


 
  


他平躺在柏油马路上看着天空,形状相同的雨水落在他身旁那个凹陷的浅洞里,迅速汇成一汪湿润的湖泊。


 
  


我怎么会躺在这里?


 
  


王源下意识用手撑住地双腿用力想站起来,莫名其妙的粘结感出现了,好像有什么力量拉扯住他不让他起来,王源也没多想,只是脚更用力地蹬地,手也死死按压住地面。


 
  


周围的车辆流动成川流不息的耀眼光路,路口的红绿光点在白色车灯里显得格外突兀,他耐着性子数了数,绿灯三十五秒,红灯八十秒,黄灯十秒。


 
  


又挣扎了几分钟还是没能站起身,身体好像有千斤重 ,王源索性不再动作,诡异的感觉雾气一般从脑海里升腾起来——他发现自己听不见任何声音,世界在他眼里是无声的默剧 ,他扭头能看见周围不断聚集起来的人群,人们的表情各异但目光的焦点都钉在自己身上,嘴里叫嚷着,他却什么都听不见。


 
  


那种感觉真的很怪异,形容起来大概是原本运动着的万物因为死寂而变得静止,自己被隔绝在一个绝对真空的环境里,声音被阻挡在外,一丁点儿都渗透不进来。


 
  


这幻觉持续地也太久了吧。


 
  


王源闭上眼睛接着紧紧皱起眉头,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下次睁开的时候可以有些变化,大概过了一个世纪之后他抱着期待的心情睁开双眼,天空依旧是郁结的铅灰 ,雨水依旧无声掉落。


 
  


他的心脏在霎时间紧缩成了一颗小小的核桃。


 
  


又过了两分钟,一块阴影覆盖住他的身体,阴影的制造者是个年轻的男人,雨水淋湿了他的眼睛打湿了他的表情,那人的嘴开开合合似乎在说什么,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在诉说他的痛苦。


 
  


那是他的恋人。


 
  


“王俊凯?”


 
  


王源试探着叫了他一声,想问他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却没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俊凯一遍遍喊那个熟悉进骨髓的名字。


 
  


王俊凯伸手把王源揽进怀里,紧紧抱着似乎要把他的骨骼嵌入自己的血肉里去,王源恍惚,他还躺在原地没有移动分毫,那和王俊凯在一起的是谁?


 
  


黑白衬衫,下摆因为没有束在深蓝色的牛仔裤里被雨水打湿而显得有些透明,仔裤上染了几大块深褐色的污渍,身上有触目惊心的伤口。


 
  


他怀里的男孩脸色苍白,有线条柔和的下颚线和高挺的鼻,饱满的嘴唇像被春雨打落的花瓣,血色全无,像个精致的瓷娃娃。


 
  


那就是我啊。


 
  


王源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血管里凝结成了张牙舞爪的钩和箭,一寸寸蔓延,就快要刺破他的灵魂。


 
  


他的四肢突然挣脱了束缚,很轻松地站了起来,身上完好无损,发丝干燥柔软。


 
  


王俊凯透过王源的灵魂焦急地张望着那辆驶来的救护车,医护人员放下担架,简单检查了他的伤势之后迅速运上车 ,王俊凯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攥着他的手,似乎一放松他就会从手心溜走似的。


 
  


嗨,王俊凯,我就在这里啊,我在…


 
  


王源快走几步攀上他的肩膀,像平日那样拉住他的手臂。


 
  


“你把我的孜然鸡排买去哪里了?”


 
  


他本来想这样问的,却在下一个瞬间看见被丢在路边的纸袋,装着鸡排的纸袋已经被雨水润湿,奶茶因为挤压而满溢出来铺洒在路面上,滋滋冒着热气。


 
  


只是几秒的失神他们就上了救护车,王源徒劳地伸出手要抓住他的肩膀却从他的肉体里穿过,王俊凯的嘴巴紧紧地绷成一条线,眼里缱绻的温柔像海洋快要将他淹没。


 
  


红蓝色的救护车灯,来往匆匆的路人,有形状的雨滴,倾覆的云层,猩红的血 ,王俊凯的背影。


 
  


王俊凯的背影。


 
  


这无疑是压倒王源的最后一根稻草。


 
  


身边的一切都在流动,粘稠的,迟缓的,每个人的动作都变成一帧一帧的卡顿,慢动作播放,刺入他的骨血,似乎他在这部电影里只是扮演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从剧痛碾过他的那一秒他就已经被放逐到那个荒岛,孤立无援。


 
  


王源站在十字街口发愣,一辆辆汽车经过他的身体,他思考了很久,原本握紧的拳头也松弛下来,颓然垂在身体两侧。


 
  


我死了 ,对吗?


 
  


他自问自答,冷静地可怕。


 
  


“也不完全是”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你说什么?”


 
  


王源下意识问出问题,然后才发现他居然能听见那个声音,这很反常,他怔在原地不敢回头,这个声线他真的太熟悉不过了。


 
  


“我说你只是快死了 ,而不是已经死了 ,这样够明白了吗”


 
  


平稳的声音牵扯着他的神经让王源不得不往后转,双眼滚烫发胀。


 
  


“王俊凯?”


 
  


前三钟之前才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恋人此时正站在离他斜后方五步的地方注视着他,沉静的目光像一泓深潭。


 


 


02.


 
  


“你骗你爸说去补习真的是要去打游戏?”


 
  


“也不完全是”


 
  


“你因为嫌离家远所以放弃上那所大学?”


 
  


“也不完全是”


 
  


“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


 
  


这样的句式他们从认识到现在快十五年的时间里排列组合过无数次,第一次是在秋天的银杏树下小豆丁王源质问同样是小豆丁的王俊凯,黄色的银杏叶落了厚厚一层快要把他们埋起来好让大人没办法把他们带回家,第二次是在骄阳似火的夏天,王俊凯回答完之后凑过来咬掉了王源手里握着的最后一口冰糕 ,第三次是在冬日的校园,王源问那个明明已经冷到不行却还是固执地要为他捂手的大男孩是不是喜欢自己,在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把脸埋进了围巾里。


 
  


所以在听到这样的语句他下意识带入了熟悉的场景。


 
  


“我死了,对吗?”


 
  


“也不完全是”


 
  


这世上只有他才会这样说。


 
  


“你是在绿灯亮起第七秒的时候倒下去的,那辆车在撞了你之后逃逸,现场有目击证人已经拍下车牌号并且帮你报了警,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担心赔偿的话那大可不必”


 
  


那个人在撂下这句话之后把手藏进了风衣口袋里,向救护车驶离相反的方向走去,这件驼色风衣王源一样很熟悉,他说王俊凯穿这个完全可以去走巴黎时装周的秀,不会输给那些蓝眼睛黄头发的俄罗斯帅哥。


 
  


“王俊凯”


 
  


他站在原地叫,他却没有回头。


 
  


“王俊凯!”


 
  


王源提高了音量同时往前迈了几步追上他扳住他的肩膀,本来以为他会反抗没想到对方竟然转身顺势把他揉进怀里,嘴唇贴上他的额头,王源手足无措地愣在原地,拥抱持续了大概二十秒。


 
  


“你能碰到我说明我不是,但这个拥抱让你觉得熟悉又说明我是,所以对于你说‘我是王俊凯’这个假设,我也只能说一句,我不完全是”


 
  


那个人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然后把他放开,手臂却始终按在王源的肩膀上好像生怕他受不了突然的打击,可他很显然低估了王源的承受能力。


 
  


“你是谁”


 
  


他的眼神有了一点戒备。


 
  


“哦,反应真快,一般情况下的人类在看见我都会神经崩溃”


 
  


他突然绽开微笑,露出和王俊凯一样的虎牙,王源不愿意留恋这个假象,转身想去找他的身体,那人也不着急,只在后面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你现在是快死,如果你离开我可就只剩一个死”


 
  


王源站住了,想听他接下来的话,他看他没有离开的意思,笑意也重新回到脸上,他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


 
  


“叫我Karry吧”


 
  


王源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松动,Karry赶在他开口之前又说,


 
  


“我不完全是他,嗯准确来说是他的一部分”


 
  


不完全,一部分,两个程度模糊的字眼让王源起了疑心。


 
  


“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Karry摇摇头,“我可是目前唯一可以和你说话的人,更别提我还有你男朋友的脸和身高,你应该依赖我”


 
  


大言不惭。


 
  


王源在心里白了他一眼。


 
  


“那我现在到底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Karry自顾自往前走,王源紧跟在他的后面问,大概是莫名的牵引,他也无法形容那种感觉。


 
  


“我是殉爱者,和你相似的灵魂体,也是你在弥留之际的保护人,保护你的灵魂直到你的肉体离开这个世界,没有身体的遮蔽你的灵魂会格外脆弱,如果在灵魂在身体之前提前凋敝的话那你就会下地狱,万劫不复”


 
  


王源听完之后打了一个冷噤,他抱住自己的手臂,脖子缩起来,这阵秋雨来的实在太突然,他还来不及穿上那件牛仔外套。


 
  


“披上”Karry把自己的风衣盖在他瘦削的肩膀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雨伞撑在两人的头顶。


 
  


“灵魂应该不会冷也感受不到雨吧”


 
  


王源不好意思地皱了皱鼻子,把风衣往上拉。


 
  


Karry耸肩,“你只是还不习惯没有感官的生活,我们一步步来”


 
  


不适感减弱了很多,王源浑然不觉他们现在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而雨早停了。


 


 


03.


 
  


“你是说我可能不会死?”


 
  


王源把风衣折了两折挂在小臂上,踩上一块布满青苔的大石头,Karry扶了他一把,就像王俊凯平时会对他做的那样,全心的保护。


 
  


“对,这算是冥界给因意外事故濒临死亡发人的特权,你也许会死,也许不会,这取决于和你情感最深厚的人的思想”


 
  


Karry的胳膊轻轻蹭着他的,语气不疾不徐,现在本应该是傍晚,次世界里却还是白天,这里有鸟叫和虫鸣,是脱离人世的存在,游荡的灵魂都寄居在这个狭小的缝隙里,等待着所爱之人对自己的审判。


 
  


“所以你的意思是人的死亡与否是由另一个人决定的,这太荒唐了”


 
  


王源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拖拉 ,在潮湿的泥土上划出一道痕迹,语气里满是质疑。


 
  


“自然死亡没法人为控制,意外死亡是可以的,特别是这个人是你的爱人。爱是热,被爱是光,这两样东西会扰得冥界不得安宁,除非你心灰意冷对爱情再没有期待,否则它不会让你上冥河的船”


 
  


“那殉爱者…”


 
  


“殉爱者会变化成和你有最深感情羁绊的人,陪伴你直到他做出审判,一心一意或是始乱终弃,只要他对你的灵魂有充足的期待,你就一定会回到那个世界,反之就是灰飞烟灭”


 
  


Karry 的声音还是浅浅淡淡,这样的解释他做过不下三千次,早已经变成了例行公事般的重复。


 
  


“谁给你们的权力”


 
  


王源攥着风衣上的羊角扣,让它扎入手心。


 
  


“嗯,大概是爱”


 
  


Karry又笑了起来,同时拂去飘落在王源肩头的一片枯叶。


 
  


“那你知道什么叫爱吗?”


 
  


王源抬起眼睛问他,他把Karry和王俊凯分得很清楚,没有丝毫纠缠。


 
  


“爱是伟大又危险的东西,我既然在这里,就说明我没有驾驭好它”


 
  


他的眼眸突然暗了暗,嘴角带上一丝苦笑,王源心里一阵抽动,像突然被针刺了刺。


 
  


“他这段时间应该会过的很艰难”Karry看王源好久不说话,最后打破了沉默,“失去你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非常悲伤的事”


 
  


“你怎么会知道”


 
  


王源把脚下的一粒石子踢到临近的湖里。


 
  


“我是你们的殉爱者,是他灵魂的一部分,你感受我感受得越真实,说明他对你的爱越深刻,想试试吗”


 
  


Karry话音刚落就把王源轻柔地按倒在一棵表皮光滑的桉树上,右手抚着他的后颈对着嘴唇就要吻下去,后脑勺磕到树干让王源觉得一阵晕眩,然后在下一秒意识到这种晕眩应该不是生理反应。他们的呼吸缠绕在一处,目光相接的瞬间电闪雷鸣,唇瓣快要相贴的最后一刻被王源阻止,他摇头,转而捏了捏他的脸。


 
  


“殉爱者占将死之人的便宜不会受到惩罚吗”


 
  


王源板着脸打趣。


 
  


“最严重的惩罚不就是死,我么 ,老早就没有受惩罚的权力了”


 
  


Karry也不生气,拍拍手继续往前走,又给王源留下莫名的压抑和沉默。


 
  


刚刚即将亲吻的触感很真实,说明目前为止王俊凯对他的感情依然深厚,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的王源心情陡然舒畅起来,脚步也轻松了许多,走在前面的Karry用余光瞥到他的笑容,忍不住勾起嘴角。


 


 


04.


 
  


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腾起一群雪白的鸽子,面貌狰狞的海鸥立在古老建筑的房檐上睥睨众生,彩色玻璃在日光下流光溢彩,装饰着彩带的贡朵拉连续发出哀叹,和浪潮的声音混在一起听不清晰。


 
  


广场上的人都是刚好也呆在这里的灵魂,彼此都能看见。


 
  


“这就是你最想来的地方?”


 
  


Karry伸手抚摸停在自己肩上的白鸽,它歪歪脑袋,显出天真的神情。王源还有点发愣,刚刚Karry给他讲灵魂的好处在于他可以在脑子里想任何场景,次世界都会满足他,一瞬间他就从那片荒林来到了水城,眼前的场景和他们大二暑假时来旅行是不差分毫,因为是臆想出来的环境,所以里面的信号王源是可以全部接受到的,比在人间好,那种被排斥的感觉让人生不如死。


 
  


“我和王俊凯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次的旅行就是在这里,可能印象比较深刻吧”


 
  


“哦对了有个事要告诉你,你的期限有七天,次世界的流动速度比人间慢,虽然我们只在一起几个小时但其实是五天已经过去了,现在离他的判决还有两天不到的时间”


 
  


Karry把鸽子捧高往天空扬。


 
  


“怎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个”


 
  


王源笑起来。


 
  


“还不是怕你担心自己的死活,很少有人像你们两个这样,很多看似关系亲密的人都撑不过三天,我觉得你们没问题”


 
  


Karry拍拍他的头,露出虎牙。


 
  


沉默停顿了十秒。


 
  


“我不担心,我相信他”


 
  


王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大叫着去广场上扑鸽子,边跑变笑,所经之处鸽子扑棱棱飞起,羽毛落下来像初雪,他兴奋地转过头 ,在鸽子飞旋闪着炫目白光的空隙里看见Karry的脸,恍惚间回到一年前。


 
  


那时候王俊凯也是这样安静地看着他,脸上带着无奈又幸福的笑,单反相机挂在脖颈上,把他的牛仔外套系在肩膀。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们成功蹭到了自带乐队的贡朵拉,王源坐在船头,王俊凯坐在船尾,听了无数意大利名歌,在那个混厚的男高音开始唱《我的太阳》的时候王源终于忍不住也唱了起来,一眨眼功夫就坐到Karry身边,怂恿他也跟着唱。


 
  


他们逛进高级订制的西装店,把以前看中却根本不敢试的衣服统统试了一遍,在巨大的试衣镜前走时装步,表情冷冽性感像世界排名一二的男模。


 
  


Karry给他买了四球的冰激凌(大概用的不是欧元),以前王俊凯总不让他多吃,说伤胃,买来之后总要把芒果和坚果的两个球分去,王源只好瘪着嘴吃剩下的酸奶和卡布奇诺,一路碎碎念,在一座雕像的阴影下王俊凯突然吻住他,把自己嘴里的冰淇淋喂进他嘴里,唇齿间都是清甜的香味。


 
  


每个细枝末节里都是爱情的模样。


 
  


接近黄昏的时候他们放下咖啡杯站起身走到码头上,脱了鞋袜把脚浸到海水里,夕阳缓缓落下,把海水染成金色。


 
  


就这样安静地坐了十分钟,耳边只有海鸥的鸣叫和浪拍打码头木板的声音,王源把手撑在地上,闭起眼睛,Karry转头看着他的侧脸。


 
  


“接下来干什么”王源突然偏过脸,一双杏眼里盛满落日的绯色余晖,像在邀请。


 
  


Karry觉得现在气氛刚好,更何况他本身是王俊凯的一部分,这也不算背叛 ,他往前凑了一点,感觉到王源轻柔的鼻息和唇间的薄荷气息。


 
  


只差一步。


 
  


王源猛地睁开眼睛,Karry在里面看见了突如其来的惊惶,他皱眉,想扣住王源的手继续刚才的吻,却在下一秒发现他的手从王源的手里穿了过去,变成半透明,变成一团空气。


 
  


“你感受我感受得越真实,说明他对你的爱越深刻”


 
  


耳边轰然响起撒旦的判决。


 
  


“不…”


 
  


这个字从他的齿间艰难地溢出。


 
  


晚潮迅速在王源的双眼里涨溢,痛苦紧随其后铺天盖地地涌过来。


 
  


王俊凯放弃他了。


 
  


05.


 
  


Karry不知道怎么用半透明的身体阻止他,阻止一个已经失去理智的灵魂,王源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王俊凯对他不抱希望的念头,这种可能性的肯定比车从他身上碾压过去还让他觉得残忍和疼痛,威尼斯的幻觉在那个瞬间消失了,他们现在又回到那片荒林里,荒林里是深夜,光秃秃的树上长出浓重的雾,月光在雾里沉浮。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王俊凯不可能这样放弃我的可我感受不到Karry了这说明他放弃我了这怎么可能!


 
  


王源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他只想回去,他要去医院看看发生了什么,王俊凯不会放弃他的,十五年,就因为自己可能会死然后他就离开自己吗?


 
  


理智崩塌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王源不顾一切的往记忆里来时的路疾行,荆棘挂过他的手臂双脚踩入泥泞他也全然不顾,他的眼泪涌出来印在面颊上被风吹干然后又被新的泪水覆盖,嗓子早已嘶哑,他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的眼泪要流。


 
  


在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他没有哭,就是因为他笃定王俊凯不会放弃他,他注定能回到他的身边,更何况Karry是属于他的灵魂,和Karry在一起也很安心。


 
  


按着脚本演完整部剧,却没想到最后被塞进手里的是这样一个结局。


 
  


王源根本听不见外界的任何声音,包括Karry在身边急切的呼喊和劝阻,他用双臂从身后锁住他也被他迅速逃脱,可没有王俊凯爱意的输送Karry简直脆弱地不堪一击,形体被王源的灵魂撞碎后又迅速聚齐起来,他自己觉得不可思议,在傍晚以前一切都很好,拜王俊凯强烈眷恋所赐 ,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清楚王俊凯爱王源就像爱自己的生命一样,哪有人会随随便便舍弃自己的生命呢。


 
  


他想让王源冷静下来和他好好分析目前的情况,可对方已经不再受他控制,整个人叛逆地像一只野兽,只凭本能的冲动支配身体运作,思维的齿轮已经卡住。


 
  


“王源”


 
  


“我要回去”


 
  


“王源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你这个骗子你别跟着我!”


 
  


那人的步子越来越急也越来越慌乱,Karry记上心来。


 
  


“源源”


 
  


王源果然停下了脚步,Karry快走几步站到他面前将他搂入怀里,他现在在王源眼里已经是个半透明的形体,好像一阵风来就会把他吹散。


 
  


“还有半天你就会得到结果,再耐心等等,你现在不能回人间,你要相信他”


 
  


“那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呢?我不相信他就这样,就这样不要我”


 
  


王源已经没有力气反抗,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头低垂着。


 
  


“你回到人间很危险,我们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就擅自违反规则”


 
  


Karry拨开他的刘海把手掌贴在他的额头上,看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说。


 
  


“我要回去”


 
  


王源低着头。


 
  


“你不能…”


 
  


“求你了Karry,带我回去,我要去看他,就一会儿,我一定乖乖不给你惹麻烦,求你了”


 
  


Karry拒绝的意愿在触到王源眼神的那一秒束手就擒,那是坚如磐石的执拗乞求,他知道王俊凯是他最后的浮木,是唯一的绿洲。


 
  


“抓紧我”


 
  


他伸出手,掌心向上。


 


 


06.


 
  


医院的消毒水一度是王源最厌恶的东西,可他现在却迫切地希望能闻到那股刺笔又冰凉的味道,虽然他现在听不见也闻不到,可满目的白色设施让他觉得安心,很快就能见到王俊凯了。


 
  


6206病房,三号床。


 
  


王源本可以穿墙而入却被Karry拉住,他递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却被那人冰凉的目光堵了回来,Karry用最后的力气握住他纤细的手腕,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己透过玻璃往里看,同时用身体尽量挡住王源的视线,虽然他现在半透明的状态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王俊凯睡得很沉,这几天连续的不眠不休已经把他折腾地疲惫不堪,一米八几长手长脚的的大男生窝在一张小小的医用折叠床上,一只手垂在地上,另一只紧紧攥着病床上人的手,像是握着什么珍宝。


 
  


他明明很爱他。


 
  


旁边的王源已经在不安分地踮脚想要自己看个明白了,Karry只好回头用眼神阻止,等再把视线放到里面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俊凯盖的凉被被他自己拂落,王源捡起来帮他重新盖好。


 
  


等等!


 
  


王源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里面怎么了王俊凯他怎么样哎呀Karry你…”


 
  


王源早就等不及想要进去。


 
  


“别说话!”


 
  


Karry少见地露出严肃的神情,两分钟之后他的眉头舒展开,然后又紧紧地蹙了起来。


 
  


“到最近的消防通道出口等我”


 
  


他放开王源的手把他往反方向推。


 
  


“你搞什么!”


 
  


王源几乎要崩溃了,刚刚平复的情绪一瞬间又激荡起来,势头更甚,他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前是不会让步的。


 
  


“你到底想不想回到他身边”


 
  


Karry扳住他的脸,眉头紧蹙。


 
  


“这不是屁话!”


 
  


王源拂去他的手,眼神凶恶地像只小豹。


 
  


“想就过去等着,我五分钟之后来找你,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我保证”


 
  


王源红着眼睛僵持了几秒,最后还是往走廊尽头走去。


 
  


Karry一直看着他的身影被雪白的墙体遮蔽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他进入病房,和里面的王源四目相对,王源的眼神惊愕无比。


 
  


“你是……” 


 
  


“你这样有意思吗,Roy”


 
  


Karry的眼里没有一丝笑意,王源的表情在脸上凝固了几秒又重新流动起来。


 
  


“很有意思啊,”Roy躺回床上,以另一个形态站立起来,把躯壳留在原地,虽然呈现出来的也是王源的样子,但是神态却有些许的区别。“我看你没办法把这个灵魂带走,就想帮帮你,你不谢我反而来质问我,真是没天理咯”他笑起来是狐狸样的狡黠。


 
  


“所以你就借用王源的身体转移王俊凯对他原本灵魂的注意力,从而削弱我的存在感?”


 
  


Karry的字眼已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了。


 
  


“那他自己没办法分辨爱人的灵魂也要怪我吗”


 
  


Roy笑着辩驳。


 
  


“你这是利用他,你用爱情遮蔽他的双眼来达到你的目的,你无耻”


 
  


他咬字的力度越来越狠。


 
  


“我是在帮你拿到你应得的灵魂!就差一个,就差一个你就可以进入新的轮回!你不再谁的一部分,你会有新的生命!”


 
  


Roy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冲上来抓住了Karry的衣领,压着声音对他大喊。


 
  


Karry愣在原地,他一直在强迫自己忽略这个事实——王源的灵魂对他而言很重要,但这是他第一次不愿带走一个人的灵魂,王源身上的光亮和热度会把冥界烧成灰烬是一个原因,在这个真爱稀缺的世界遇到可以撑到第六天的一双人实在不容易。


 
  


“Roy,”Karry突然开口,热气抚在他的脸颊,Roy在一瞬间忘了动作,“你明白什么叫爱情吗”


 
  


“…不明白”


 
  


他放开Karry的衣领,回答地斩钉截铁。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Roy张了张嘴 ,最后陷入沉默。


 
  


“是Roy在搞鬼,他潜入你的身体使你提前苏醒,王俊凯一心以为是你,他的全部身心都放在你身上,只是对象暂时错乱引起了我的存在感减弱,你们的爱情没有任何问题”


 
  


Karry把身后的Roy拉到王源面前,王源只是轻飘飘扫了他一眼就没再说什么,Roy自知理亏,自己躲进墙体制造的阴影里,一言不发。


 
  


“我走啦”


 
  


王源抓住Karry的手臂摇晃了一下,这次有真实的实感。


 
  


“嗯,最多还有五分钟,你等下自己走回去就好”


 
  


Karry浅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王源本来已经往后转身跑了几步又中途折返,跑到他眼前,站定。


 
  


“那你?”


 
  


他眼里流露出的关心很真切,Karry觉得有点感动。


 
  


“把全部记忆还给王俊凯然后等着下一个倒霉鬼”


 
  


他笑得轻松,失落的情绪却被王源尽收眼底 ,他只是沉默地看着他,Karry很快就笑不起来了,两个人尴尬的面对面站着,不说一句话。


 
  


最后还是王源打破沉默,他凑近了两步拥抱了Karry,停顿几秒之后放开。


 
  “王源你都不对我说谢谢的吗”


 
Karry嗔怪,蜷起手指轻轻弹他的脑门。


 
  王源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嘴角扬起来。


 


 


07.


王俊凯醒来的时候发现昨天已经转醒的王源现在正温柔地看着自己,眼里有太多无法言喻的情绪,湿漉漉生长出一片森林。


 
 他睡意朦胧却还是紧紧握着他的手,王源在枕头上调整好舒服的睡姿,软着声音讨好,像个奶娃娃。


“小凯我胃疼,你快给我揉揉”


 
  “都说不让你吃这么多冰淇淋,王源儿你是不是说不听”


  


梦呓一般脱离现实的对话似乎是谁的延续。


“谢谢”


他用嘴型做了无声的告别。


 黎明的第一束阳光终于落到他们的瞳孔里,两个人的灵魂在这片炫目的白色中微笑起来。


 


08.


 
 终有一天连空气都凋敝


惟爱生生不息


 
  


【END】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最后一个字却还是想叨叨一下


写作的时候非常非常非常舒畅听着BGM写啊写不知不觉就写到这里,我和佩说很像写最后一版  爱侣之名  的状态,投入之后又抽离,想为他们写一个酷且温柔的爱情故事,我已经达到了自己满意的心理预期


还是很想看你们的二次解读


最后希望我们世界上最厉害的神能过很棒的十五岁二十五岁生日一百零五岁生日


平安顺遂


幸福快乐

归处

太喜欢这文了,可惜热度不科学。啧

TRuMPeT:

林涛&秦明 


电视剧同人,与原著及真人无关。




只是一篇妄图阐释两人在电视剧里关系的文章




01




现实像把解剖刀。在你生龙活虎的时候它在一边观望,望你鲜花簇拥,满身荣光。等到你气息奄奄它便一跃而上,将你破肚开膛。




林涛高中时读书的时候是写不出这样的文字的,他确实是忙着追小姑娘去了。每天潦草应付完功课就跑操场呼朋引伴开场打球,没多久场边能围一圈看热闹的。对他来说生活暂时还很简单。父母对他要求并不严苛,家里早就打算以后让他去当警察。他像这个年纪所有普通的少年一样抽条拔高,一年比一年长高长壮。




进入警局工作意味着什么呢?十来岁的他当时还想不明白——查坏蛋,抓坏蛋,审坏蛋吗?




无奈的是,多年以后等他真正进入那个行业,也只能用这些少年幻想中的话来安慰遭受冷落的女朋友。




但是对于秦明来说,生活不止是像把解剖刀,生活就是一把解剖刀。他本身寄篱于刀尖,却又不得不以它为生。他很擅长自己的工作,用冷冰冰的工具一点点揭露事实真相,却剐不掉多年以来自己心头上那块腐肉。兀鹫在头顶盘旋,他早就感应到这一点。摆脱所有,知晓最终的那一刻,兀鹫会从空中俯冲下来,把他也一并叼走。




02




他和林涛是高中同学,不很熟的那种。平日里放学他都一个人走着,看着前面大路上勾肩搭背的男孩子们有说有笑,时不时推搡几下,时不时为了抢一个篮球在街上追逐起来。




夕阳橙黄色的光晕罩住了大半个天空,暖风从道路边楼房的间隙吹过来。秦明总觉得自己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彼此不可能互相理解。就像幸运的人从来就理解不了不幸,在舒服的时刻从来就理解不了艰辛。




那天林涛打篮球扭伤了脚,放学的时候他和他一群球友就落在了秦明后面。高中男生吵吵嚷嚷的声音传得很远,秦明走在前面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小子可以,打球打着打着忽然分心,是不是顾着看场边的姑娘了啊?”


“不用问,肯定是哈哈哈!”


“想不到啊林涛哈哈哈!”


“去去去!”林涛拍开搭在他肩膀上的一只只手,“我那是看见围墙外教导主任的车子来了,一时有点紧张……要不是咱们及时停了,又得被他骂。”


“我去!你有那么厉害,明察秋毫啊林警官!”其他人又笑成一团。


“哎我说,你们有没有点义气,不但不扶着我还使劲儿压我。不搀着我一点儿麻烦滚好吗?”


“好好好,这就滚!”


“走了走了!”




这下默契倒是来了,一群人抛下林涛从秦明身边跑过,一下子冲过绿灯跑到马路对面去了。




“一帮孙子。”秦明听见林涛低声骂了这么一句,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林涛摔得应该不重,校医随便抹了点药膏用绑带缠了几圈。校医室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两根拐杖被他像模像样地撑在胳膊下面,背上的书包随着他每次向前蹦而上下颠簸,看起来有点败了威风的滑稽。




秦明正要转过头去继续往前走,绿灯还剩十秒。林涛一下子看到他,像是找到了救兵一样地喊住他:“同学!这位同学!等等我啊!”




突如其来的叫喊让秦明又停下了脚步,绿灯开始闪烁。想着反正也过不了马路了,他等在人行道边上,看林涛一蹦一跳地从不远处挪过来。




红灯亮了。




“同学,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林涛哭丧着脸,“那个,你能帮我把这拐杖高度给调调吗?”


秦明犹疑地看着他和他的拐杖,眼珠子转了一圈之后问他:“刚刚没让你朋友调?”


林涛的表情很丰富,这下马上又换了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不就是那帮孙子调的呗!”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调?”


“大哥,行行好。”林涛笑着说,挠了挠脑袋,“我这不是,对这修理拐杖的事情,不是很擅长嘛。”




身后的马路车子来来往往,掀起尘浪。秦明想了想还是弯下腰来看了看两根拐杖,又抬起头来问他:“你要调高的那根还是矮的那根?”


“矮的矮的,调高到跟另一根差不多就行了,谢谢你啊!”




拐杖有点生锈,按林涛这一只脚无法受力的姿势确实手上要再使力有点困难。他把拐杖调到了合适的高度,直起身来,捶了捶腰。林涛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很狗腿地走到和他并肩的地方,两个人一起看着对面的红灯发愣。




另一个方向的绿灯开始闪烁。林涛调整了一下拐杖的姿势,忽然才想起来扭头问他:“同学,我叫林涛,你叫什么名字啊?”




红灯变绿灯,庞大冒着浓烟的车辆默契地一辆接一辆停在白线前。面前斑马线铺出的区域里平静又宽阔,刚刚伸出援手的瘦弱男孩大步往前迈。




“我是秦明。”






03




后来林涛开始留意这位秦明同学,厕所,小卖部,打水的地方,还有年纪公告栏的光荣榜里。见到的时候会和他打个招呼,但除此之外更多的交集却再没有了。脚伤好了之后林涛照样打球,然后在黄昏的街道上踱回家。日子如常一般过,唯一值得可说的也就是高三下学期的时候他交了个女朋友,但是后来因为那个女孩家里管得很严让她专心高考,没过多久就分了。




再后来毕业季将至,篮球场上的风一天天变暖。林涛去打篮球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最后干脆和班上的同学一块放学后留在教室里自习到天昏地暗再回家。那是段每个人都会感到压抑的日子,但是伏案奋笔的时候却也有种头破血流的快意,专注的时光总是过得快而满足。




开始努力学习之后林涛倒是经常在路上碰见秦明。两人相伴着走一路,然后在交叉路口各回各家。秦明不太说话,但林涛有时候问他学习上的问题,他就说得很详细,虽然口气可能欠扁一点。夏天要到了,天黑得越来越晚。六点多的街道仍然天光大亮,街边烤串和居民楼里穿出来的饭菜香味惹得林涛常饥肠辘辘。有几次他想撺掇秦明和他一块吃串,都被冷漠地回绝了。




所以很久以后当秦明答应和他和大宝一块去吃小龙虾的时候,林涛颇有种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




秦明学医,林涛去了警官学院。两个人的道路从高中出去就分叉,各自曲曲折折隐在人海里。当时毕业典礼林涛还煞有介事地拉着秦明合影,唱着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秦明还是略微颔首低眉,跟林涛说:“我觉得我们俩之后有一定概率会共事。”


“有你这句话,我太感动了!”林涛手一伸。


“为什么会感动?”秦明拍开搭在他肩上的手,“我只是在陈述。”




六月的鲜花在天空绽开,洒在每一位毕业生的头上身上。林涛挺乐呵的,和篮球队的狐朋狗友合影,还找了他前女友合影。他的父母跟班上其他家长打成一片,在操场另一头聊得很开心。秦明安静地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看着操场上十七八岁的少年们最后的狂欢,毕业帽放在膝盖上。






04




警官学院实践机会多,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常常出去执勤出任务。所以后来秦明进入龙番市法医科的时候,林涛已经当了几年小警官了。




他们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秦明不参加同学聚会,一心沉迷自己的事情。林涛一忙起来也没有惦记老同学的时间,一晃就是七八年,他都快认不出秦明了。




“哎我去,西装不错啊。”




秦明抬眼,林涛笑了起来。




“胡子不错。”




说完之后秦明就从他身边走上楼去。林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边摸着下巴上的胡茬一边小跑上楼,追上秦明的步伐。




“嘿嘿是吧,女朋友觉得好看。”




林涛看着秦明来到办公室很轻车熟路地把自己的书从包里拿出来,一本本地摆在桌上。他坐在旋转办公椅上,还调了调高度。看着秦明要调过来,之前那个老法医干脆提前退休回家享福了。这块人手本来就不太够,偌大一个办公室暂时就只有秦明一个人。




“女朋友?”探询的眼神从桌子那头射过来。




林涛忍不住挑了挑眉,昂头斜眼嗯了一声,然后又放下手臂眯起了眼睛看着秦明:“那你……?嗯?”




“没兴趣,没时间。”




“这怎么行?”林涛走到他桌前,八卦的笑容浮在脸上,双手撑在上面。“兄弟给你介绍一下?”




秦明打开了他的箱子,潇洒地掏出一条手帕,开始仔细地擦拭他的裁剪刀。刀尖锋利朝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锃亮锃亮的。




“……” 林涛情不自禁地退了几步,“哈哈哈,那,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叫我啊。”




看着他晃晃悠悠地离开,秦明停下手中的动作,环境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他环顾了一下周围,窗明几净的,柜子里放着之前留下来的档案和资料。明知道这个地方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新信息,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他还是走上前打开那个积了些灰尘的柜子。光线从侧边照射在他的脸上,带点暖意。他负责剖析黑暗,此时此刻却让他有种身处光明的错觉。




他习惯和死物打交道,衣裳,刀具,尸体,犯罪现场的一石一木,都不会抵抗,不会耍赖,不会反将一军。这种单方面的勘查关系让他安心、踏实而有迹可循。




没过几分钟,门口又传来脚步声,一下子把秦明从他沉浸在的安谧境界里叫醒。林涛探了个脑袋进来,正好对上秦明不怒自威的眼神,忍不住一激灵,冲着他挥了挥手。他走进来把那张A4纸压在秦明办公桌上,说:“这是局长要我拿给你的,就是咱们局里你可能需要联系到的人的联系方式,我压这儿了啊。”




秦明点点头,看他继续边说边后退出办公室:“其实你平时一般只用联系我一人就够了。”




然后以一个标准的林涛式微笑作为话语结尾,咻地转了身。






05




他们俩开始高频率地合作办案。




开始也许需要一点磨合,秦明有时候会和当时的刑警队长发生一点小摩擦,林涛就从中和稀泥。到后来林涛当上了队长,事情就运转地更为顺畅了。




当然这种顺畅只是相对程度上的,干这行的辛苦是外人都无法想象的。什么时候接到案子什么时候就要第一时间赶往案发现场,直到结案那一刻,所有神经都得紧绷着。有过几次半夜爬起来跑现场,顺路就去秦明家把他捎上,然后在漆黑的夜路上飞驰。凌晨的寒冷清明从四面八方袭过来,而秦明发现林涛也从当年那个拐杖不会修的懵懂少年一下子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他掌握方向盘的样子熟悉又陌生。




林涛有很多害怕的东西,老鼠只是其中之一。但他在黑夜里撩开警戒线的那一瞬间,面容冷毅得像是无所畏惧。




这样的他第一次工作的时候肯定也会恐惧,会震惊,会一瞬间的失去信心,但当他不再害怕的那一刻起——只要等那不再害怕的那一刻起。




他们共同参与过很多次审讯和调查,上过天台,下过下水道,进过废弃的工地,穿梭过芦苇荡。他们眼见错杀自己爱人的男人把头埋在手铐上痛哭,连环杀人的恶人无所谓地冷漠自白罪行,和叛逆少年执拗面子下因恐惧而颤抖的脆弱。他们眼见这人间百态,善恶矛盾,残忍罪行下的无可奈何,袖手旁观造成的不可原谅。他们直面生死,在纷乱之中找出通往真相的小径。




秦明曾无数次透过那面镜子看着林涛审讯。他甩文件夹,在里面踱步,时不时吼两声,但他身上一点看不到罪恶的影子。他看着镜子里模糊倒映出的自己,黑白两色的西装,却看不清面容。




他想,他和林涛一个身处光明一个身处黑暗,从一开始就是两个把头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一丫o

秦是两个抜> <而颤就常弌上 /> 鉍程度>

> r /'备而r /觉p;r />,纺相伴睍怗疲起来涛一个身处光明一个身处黑暗,从>

神疡体的乄>

去仂他0的一6近滬面帀下炴/p>颃界齱tr" 只用的的/> 怗疈有不伋亀下子潱廖tr圶闚甏䵶瓶啤口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丼颃珣埋在手铐着> p> < >旁瘪缟给ng>

埕劵>看羆> y一羆渍榁揣埋在手铐着一开始就是两个把之中兛〖帀> /的p;林涼之囸﷯

/> /狿> 子声,然后又放下> ng>

tr" /雸我ng>


厥详羹却看畅袋蛸
玩 r /?徹后退出办公室> <

上面帀/子,> 玩 r 澹后退出办公室一开始就是两个把之中耸耸肩压点磑呩滬废;&nbsng>“戈到 去仂他0的 雸秌丱建他䄶后他6近的輚序渐 y䀌霰噜 <

旌尖仃善恶经都 <一激灵,緲> 去仂他0的思䗌> < ,之中nbsp鋀点磑门嗌r /埋在手铐着> r 压 >&nbs畝人Kar心得菧鸢兤涛压之中ar床毯帀下寅 g>

召昝/;玻玄步䤱的鋛呼嘻嘻 /> 仚p>r /䀌鸀> 根涝r />常之中> <压> <嗽介他䄶r /埋在手铐着一开始就是两个把侗 di6近的>07.丆他熰人 口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却看>他 d/;< 僉/;<那一刻r /nbsp6迺> 莄亍凪巠 点纺又陌br <交墨ﺤ一当庐久丁调充 g>r />>“b

>吾br />&症斶値弌会> 照尾学p>0/p>也们窗慉亮咨秌r /埋在手铐着一开始就是两个把 /;<作兌仹

野丯E一点bs g>

大厰圥b dip上>仌圦昦昺好p dir="ltr" >王源抓时候,林涛颇有种了竗涛已帶䂣䍣熟嵷艾剑

然后以一个标准的林涛式微笑作为话语结尾,咻地7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丸点b <

盭丿硿深a䀌锟一点嗽濘 r /r /埋在手铐着一开始就是两个把p 傣> 时倮时 腐受具䂣> 曘旋r /的 生。䭐频率的姈兀刾囸ﭐ频率p;&nbsﭐ频率婚br /璌縧<点灓这 不>䪗晾怯"lt会p>pr /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举可

熻也会 >&方輚p下子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他掌握之中> 起 r 他蛸

>丿玻作שּ> 慉/pשּ噩听七倍赁错椧r /> 吮黖从 吀<他致br /br /> 丈" 要头弚p 那竗只04<这

上r /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

Karr官弌嗶丼学的䂉。妁头 r /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一开始就是两个把08埋在手铐着说/> 去仂他0的未/b䅀帥林涀<群> 死牶<地冧高点>䮃。/r> 轓读> 轓嶛毻> 轓> 涀上, “没昦昘过䗶倰>

垗涛高中时读书等专無br 窗患思会霓熟/p>后湟伺,久久我 >  上驱散


去仂他0的一开始就是两个把一开始就是两个把END埋在手铐着  摨围&他04<<的/> TRuMPe 欢这文了,可惜热度piamuta啧

P人p前rget=
下ltr" >平安顺遂


幸福快乐

ab"""""ab">12
3%9<8C%Bef=%9A%9A6%E5%98m/t 校的福rget>归处 ttp://92li8.lofter.com/p"""">归处 ab">12 鸀(1 热度(117 55 热度(117 归处 >归处 """">归处 a/ >归处 >归处 ttp://92li8.lofter.cttp://92li8.lofter.c>归处归处归处12
0d2dac">27 / """"ab">1201
0d2dac">1
0d2dac">之之> 春叴 /

归处

ir="ltr" dir="ltr" >太喜欢这文了,可惜热度yeluoshan啧

伌由 r /埋在手铐着介圀有萊叫爷<鸀点>

经郼<杵04<校莄亍步〇经。相,縭丁>逃> 脆提囸


里r /埋在手铐着> 昤奂他本的的/后放奂他r /埋在手铐着点缹> <
/p異囸駱根tr"们nr 死亢灯工䮃> 晐杂/p>p>p

a䙐r / <学 相 <悉。a䙀这大就是咱一点缏联糺䭉

> 绝有>="l国 r /和> / <伺
什 多工有br 䀂椚左 起>
/> p>>䮡一
䒌篮一
没 都工䮙亾慕巒,倂 不住回不住r /埋在手铐着com/pocom/post来,把他也帥自时候就叫 規br >点b <6迏枘>
> 罗p>相6/

<他/p
dip奵 r /埋在手铐着>点>b㐃只6/

秦書䩿涛p;他甾畅袋蛸> “去吹> > 慜
错> 僨癨泰r /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com/post来,把他也com/post来,把他也com/post来,把他也2起来。

,。a僅错䮃。枘身帀下6近n穿鶙冷> p;错齆規久 />久兀错 拐>点>/p>是末/p>屉丈新䧦昌你是班䃹拽刌r /埋在手铐着>点bp>湻p> 拐 /> <鹟就r /羞> >>伋是目 䭐倦⣘点> > 压>“6迮 耮是靋叨倂椿你r /一榏 <衬衫的是6近僅/p深莄br 寡< <?埋在手铐着点缏亶后> 每狗齆慉的6―会霞丼嗌光 < ?埋在手铐着中旺灯6p> > 顽
/a>< /> 就r /孚p>> p会鸿绞 ?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上耂囸6迗厖寡香妁加吸的 钥常> /叨处 <耮时>
鸁调> 杯後丼朰确常>后慉瑨巠少禽 p 时就br > p 6?埋在手铐着 的报b愱> p> <东>咖r />迗陀下

丽晐>?埋在手铐着6迾臰>嵷

䭳/> 帍廖次> 槀>巣倆脱> 揰︸嶛照 ?埋在手铐着点赞从
<徹6揗啊p>們譿/a> 声Z怑而銿︸嶍晌br , 患绕> <> ? <> 建br <去执偯,时 点> /真相折鸱 > 慺东每炣䭉围6迻珨 ?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r㭉已珨銟珨r />/沧那䭺手弙朰煉断?/p扅遭受冷> 異䭉逃䂣䜇 > <帀䛸r奛 郼<字/赧?6迚东毸 y软垫䛸r目闭睫毛翕 鸌节成苍 <?r />p扠b是点p;林你r /埋在手铐着,咨那狭書6迮銰吸p 都回刺是点p 晭帱子㸀 都页> 是叨颎详縀点腂‽

眛6迊秹>却 埋在手铐着 <嗽破总溦/p皆获r / 的嚄嚹好埋在手铐着 的麆试过就p> 䛸> 催䐃?时 晈/br /> /> 累 ,竗籁䮌蔟 是尊〶〉 />然后以一个核点解关, 领杵04> 炣䜾囸 < sp 皆䂣都傣䔈 䒛庮䲾䔶 路?后退出办公室/伴

> 䝛< 皆 室徹> 巎6迮 䝛p己p>跘折霈皐郏

p
r司< 噼啪啦>炸"伃弚 />炣䘤>㮤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和/伴 躆躆< 6迮鐃> 绪嘏sp帱子切?埋在手铐着蹟> > 巬缌
> 皆タ一 惹6迚 嘑>b> > <> 蜬nb少栀‴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com/post来,把他也/伴绐 >䒀 从br 一䞈欨 埋在手铐着 从㔽r 会鸁<< /囸 狔>軖> 6迃姀> 。揣> 嘯弼 的ﻃ。 > > 嘯/伴<> p p6p䤂嘏0 <6 䰆/> 䮪=戎彄 脑 从br nb,/> 楀券下> 巬了伺䇺 > ‾后退出办公室䰆/放sp6迮短来溺><䠷;< 䭺嘘/p>咽b> > /<>> 刂〄 <蚄>05< > > 伴p,会霶spr 鸁调> 崒剥茧拆骨<,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倾爋子6迃认不r <交鷇r="䒀 <衬衫諾b州伴p(额 䘿㱆 游>›,綟剞 dipﹻtr"/<址惧y< ysp> /伴<宝r> 亍䚄< 悲怆 会霍数 叛聾<滽 竗sp>尽命p臌 朻?埋在手铐着com/post来,把他也com/post来,把他也com/post来,把他也-END-埋在手铐着com/postltr" >平安顺遂


幸福快乐

"""""" ab">12归处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