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了个豆了个包

我唱给你听啊

【朱白】白副队和他龙哥为什么还单身(五)

架空 心外科医生龙x刑警副队长宇  

朋友变情人 he

 

 

白副队在努力兑现对他龙哥的承诺。

 

他没有刻意避开平时会有的接触,也没有俗套地接受肖羽祝的追求来试探他的心意。

 

白副队有风度又体贴地和姑娘好好谈过,告诉她自己心里有人了。肖羽祝觉得可惜但也表示了理解和祝福。

 

“她一定是个很好很幸运的人。”

“祝久啊。”

 

“啊?”他有一瞬的愣怔,随即笑开了。

“确实,不过我是单恋。”白副队耙了耙头发,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

 

失恋了的肖医生从女友粉到亲妈粉过渡得很快,她甚至在心里悄咪咪地想,白副队漂亮活泼年轻,人又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呢。瞎吗。

 

还真的有人瞎。

 

被同事在心里翻来覆去地骂的居一龙丝毫不知情,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他和白宇的关系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电话会接,微信会回,连回程的机票都是一起订的。那人依旧一口一个龙哥,动不动就勾肩搭背。

 

可终究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回程的飞机上,白宇皱着眉睡得并不安稳。

 

冷气开得有些凉,朱一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从空乘手里接过薄毯,准备如常把易受凉的那人从胃到腿都裹起来。

 

在朱一龙把手贴上他的腰时,白宇僵硬了一下——他根本没睡。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醒着和他面对面度过这几个小时。

 

 

朱一龙的手机现在变得长久地静默。

 

从前那人最爱微信骚扰他,一天有几十条,除了日常的早安晚安,更多的时候是一些生活琐事。

 

我今天路过电玩城的时候看到一对情侣在夹娃娃,男生说,女生答应如果他夹到29个娃娃就做他女朋友,我就帮他们夹了几个!叫我夹娃娃王!!

 

我今天又被赶鸭子上架拉去拍警务宣传片了,这就是长得太帅的烦恼,唉!

 

龙哥你们什么时候放假啊,我们把回去的票定了吧!!

 

那人永远都是元气满满精力充沛的样子,没有他搞不定的事,做什么都好像拼尽全力。他喜欢用感叹号,每次看到那一竖一点朱一龙都能想象到他上扬的尾音。

 

白框和绿框交替滑过,只是白色是大段大段的色块,绿色通常只有几条。

 

嗯。好。你也是。

 

朱一龙翻着消息记录,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白宇在努力地活跃气氛,好像逗他开心是比天还要大的事。

可是他的小白也会累啊。

 

 

 

 

几乎在同时,白副队拿出手机,却在点开置顶联系人的对话框时一顿,手指停在两个人许久未动过的消息页面,最终还是按了锁屏。

 

他习惯性地想把遇到的每一件开心的小事都分享给他,可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还有没有这样的资格。

 

他在慢慢地退回朱一龙希望的位置。

 

能够好好相处,并不代表心里就不会觉得尴尬。即使他们都在装作那些事没有发生过,但他们都一清二楚,既然窗户纸已经捅破了,有些事情就再也回不去了。

 

朱一龙以为这样的相处是最自然,最适合他们的。可是每当他看见那人不由自主地靠近后猛然出现的克制和疏离,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难受。

 

白副队凝视他时眼睛里长燃不息的光没有了。

 

 

 

他把他的小白弄丢了。

 

 

 

 

拯救纠结成球的朱一龙的是老熟人的消息,苏眠回国了。

 

好么,这下更热闹了。

 

“出什么事了?我这么久没回来,你们俩都不肯陪我一起吃顿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妆容精致的女人托着腮凝视他的眼睛,好像能看穿他。

 

“小白最近比较忙……”

 

“他跟你表白了。”

……

搞犯罪心理的女人不好惹。

 

“你怎么知道?”朱一龙眼角抽了抽。

 

“他那么明显,也就你看不出来。”

 

“我都放下了,他怎么还是放不下。”

 

苏眠看见朱一龙不解的神情翻了个白眼。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跟着他去龙城公安,后来又非得出国交换。”

 

朱一龙眨着卡姿兰大眼睛,十分真诚地等一个解释。

 

“……”

 

“我喜欢过他,你真不知道?”

 

“……”

 

“你这个情商还是跟火锅过一辈子算了。”

 

朱一龙慢慢消化着今晚的信息量。

 

火锅表示真的很无辜。

 

 

 

 

苏眠又帅又高的男友来接她,也和小白同行,叫韩沉。韩沉跟朱一龙打过招呼,给苏眠开了车门,手挡在车眉上护着她上了车,又绕回驾驶座。

 

苏眠放下车窗,轻飘飘甩过来一句话。

 

“什么?”朱一龙没听清。

 

“没什么。”苏眠摇了摇头,“算了。”

 

 

 

 

朱一龙踩着龙城薄薄的春雪,慢慢地踱步回家。

 

他忽然忆起他和小白来龙城的原因,以及那个再平凡不过的夏日。

 

白父白母日常数落着白宇,他日常装乖卖萌左耳进右耳出,却在捕捉到“小居都要去龙医大了”这几个字的时候愣住了,丢下一句去找我龙哥,就在晚饭时间跑出了家门。

 

他没骑车也没带手机,边走边想着,龙哥第一志愿是龙城医科大学?不是本地的江大吗?他想学医,为什么从来没和他说起过?

 

白父白母也是心大,电联了朱一龙小白的去向就安心休息了。朱一龙头疼地去寻离家出走的小孩。

 

 

 

 

找到他时已是深夜,白宇正在路边晃悠,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喇叭的声音都没听见,险些被高速驶过的中型车卷进车流里。

 

朱一龙猛地把人拽回来,他的心跳剧烈得像是要冲破胸膛,一贯冷静的表情第一次崩裂。

 

“你干什么!”

 

他扳着人的肩膀把人拖近。脸色阴沉得吓人。

 

“你不要命了?!”

 

白宇见是他,也不说话,只闷闷地盯着他,半晌终于开口。用在他身上极罕见的极认真的语气。

 

“哥,我跟你去龙城好不好?”

 

“我查过了,龙城公安大学,离龙医很近的,我这两年努努力,还是够得着的。”

 

朱一龙满腔的怒意和担忧被狠狠地一噎,忽然没了出口。小孩死里逃生之后的第一句话让他猝不及防——原来他在外面晃荡的几个小时里,只是做了这个决定吗?

 

可他竟然……很高兴。

 

月色里白宇的眼睛很亮,翘起的一撮头毛被夜风吹得晃来晃去,让他的心也痒痒的。

 

 

 

小孩扭到了踝骨,走两步就疼得直抽气。两人站在路边许久也没有拦到车,朱一龙只好先给白阿姨打了电话报个平安,然后转过去俯下身。

 

“上来,我背你。”

 

“让你背?我一米八三的汉子不要面子的啊!”

 

……

 

不要面子的汉子趴在他龙哥的背上絮絮叨叨。

 

“将来我做了警察,你做了医生,这简直是双男主悬疑剧的标配啊!如果是古装剧,我就是斩妖除魔的大侠,你就是行走江湖的隐世神医……”

 

朱一龙弯了弯眼角,一声声应着中二的小孩。

 

“好啊。”

 

“我救人,你济世。我们去浪迹天涯。”

 

“等想安定下来了。我们就找个茶楼做活计,我唱戏,你说书。”

 

小孩在睡过去的时候,还在嘟嘟囔囔。

 

“龙城好啊,雪对江城太吝啬了。哥哥你不是喜欢雪吗,我们去龙城看雪呀。”

 

“好。”

 

“那你等等我好不好。”

 

“就两年。”

 

“你等等我好不好。”

 

背上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朱一龙听着耳边传来的绵长安稳的呼吸,觉得心里也沉甸甸的。小孩揣着他的少年心气和英雄梦想,朱一龙背着他有温度还会撒娇的宝藏,在十八岁的夜风里应了句好。

 

 

 

朱一龙脑海里闪过无数个这样的片段。

 

临分别的时候,小孩抱着他不放。下巴磕在他肩膀上,身体贴得紧紧的,满心信任地晃来晃去。

 

那人一声不吭飞到他在的城市,在他生日当天出现在楼下,手比在嘴边喊着。

“龙哥——龙哥,哥哥!”

 

那人说话时脸颊微微鼓起来像是一只小仓鼠,永远是灵动天真的样子,每次看到他的时候眼睛都会倏地亮起来。

 

白宇。小白。白警官。白副队。

 

朱一龙终于向纠缠了自己八年的心意投降。

 

他其实听清楚了苏眠走之前说的话。

 

“你装了这么年,不累吗?”

 

是,他爱他,甚至比小孩心动来得还要早些。只是他总觉得自己和小白之间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友情,他认为,两个人最好、最长久的状态,不会是爱情。

 

可他见不得那人难过。

 

他的小白像一只小飞鼠一样软软地张开双臂,把最柔软的部位满心信任地展露给他,把他认为好的东西都一股脑捧给他,他凭什么把他推开。

 

朱一龙觉得自己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的纠结简直毫无意义,他头脑发热地在工作时间去拨那人的号码。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听听他的声音。

 

想告诉他,我好想你。

 

想同他讲,我也喜欢你。

 

 

 

小孩的电话却一直没能接通。

 

在忙吗?大概还没消气吧,朱一龙想。下了班直接杀到他家里去,没有什么是一锅排骨藕汤不能解决的。

 

朱医生敛住笑意,准备去安排急诊送来的下一台手术。

 

 

 

 

然后他转过身,看到了手术推床上满身是血的白宇。

 


tbc.


打滚求评论嗷嗷嗷



评论(81)

热度(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