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了个豆了个包

我唱给你听啊

【朱白】白副队和他龙哥为什么还单身(八)

架空 心外科医生龙x刑警副队长宇

朋友变情人 he

 


朱一龙走出病房,苏眠打发小篆去买早餐了,自己一个人站在病房门口等他。她扬扬下巴,示意朱一龙跟她到窗边去。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需要休息,可能不太想听这些。”

 

两人在窗前并肩站定,苏眠低头看了看表。

 

“距离韩沉来接我还有十五分钟,我们谈谈。”

 

朱一龙手插在兜里,又恢复成平时温润冷静的模样,眼睛看向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我曾经觉得韩沉很像他。后来才发现,韩沉是韩沉,白宇是白宇。他们一点都不像。韩沉足够自信稳重,从不回头顾念太多,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天生就是秉持正义惩治罪恶的那种人。

 

……白宇不是,他见不得无端的恶意,总试着把身边的人都放进心里,让自己背负太多了,

 

……我有时候都忍不住想,他太善良了……可这才是他。”

 

“他其实一点都不适合做警察。”

 

“他为什么考龙安,来龙城,你知道的。”

 

苏眠像是在自言自语,又或是在单纯地讲述白宇不适合这个职业的原因,但他知道,苏眠恨他这些年的不作为不回应,字字句句都是说给他朱一龙听的。

 

“要不是他喜欢你,估计我们俩现在孩子都有了。”

 

女人叹了口气,一半惋惜一半调侃。

 

朱一龙听到这里,眼神不动声色地眯了一下。苏眠感受着他一点点冷下来的气场,赶忙澄清。

 

“好好好,我开个玩笑不行吗,谁敢觊觎你家小白呀。再说我都有我家韩神了。”

 

“但他为什么不肯面对呢……也难怪,八成是误会了。以为你是被他出事吓到了,根本分不清你是喜欢他还是单纯地害怕失去他……他最讨厌别人可怜他了。

 

“不会。”

 

一直静静听着的朱一龙突然出声反驳,还是那样温温柔柔的语气,却有不容辩驳的笃定。

 

“他知道的。”

 

“我不会因为他出事就突然接受他的心意,他再清楚不过了。他是在害怕,怕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因公殉职,会丢下我一个人。

 

他看起来没心没肺地,可其实总想的很多,骨子里又本质悲观。

 

……这个时候了,他不肯接受我,其实还是在为我着想。”

 

朱一龙很少一下子说这么多的话,他平日惯用简短的句式,疏离又不失礼貌。而现在,他嘴角噙着点无奈又温柔的笑,诉说着只属于他和他的小白的默契。

 

“所以你打算……”

 

“等他慢慢想清楚吧,等他迈过这道坎,愿意接受我……”

 

“你凭什么。”

 

苏眠突然打断他的话,转过头盯住他,目光灼灼几乎要把他看出一个洞。

 

“你凭什么?”

 

她重复着,语气似有些咄咄逼人。

 

“你既然那么了解他,就该知道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挣扎,主动告白又耗了他多少勇气……

 

他看着淘气叛逆,但其实从小到大都乖得很,跟离经叛道根本不搭边……他不畏惧世俗的眼光,甚至做好了和叔叔阿姨出柜的准备……

 

他什么都准备好了,以为你能和他一起面对,可你什么都不给他,一个承诺、一个回应都不肯给他……

 

他一个人背负,被你拒绝后又得装没事人似的做你的好兄弟……”

 

苏眠越说越激动,肩膀都颤抖起来。

 

“而你现在明知他有多痛苦多难受,还要装作不知道等他自己慢慢想通?”

 

“朱一龙,你要累死他吗?”

 

 

 

 

苏眠已经离开很久了,走之前只丢给他一个冷冰冰的眼神。朱一龙看着楼下两人离去的背影,依然靠在窗边发呆。一句句的质问回响在他的脑海里、砸在他的心上。

 

“你既然那么了解他,为什么要一直等他走向你?”

 

是,没有人比他们还了解对方了。这样的了解反而让他忽略了,他们之间从来就不对等的关系。他足够周到体贴,雨滴一样毫无缝隙地填满白宇的生活,点点滴滴的关切让那人离不开他。

 

可他给白宇的从来不是他想要的。他们太习惯于亲人般的相处模式了,不知要怎么突然过渡到情人。不止是他,小白也会觉得别扭的。

 

 

 

 

朱一龙浑浑噩噩地回到办公室,强迫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却无法像之前那样心无旁骛。直到肖羽祝提着个保温桶敲响了他的门,从门外探个头进来,见到朱一龙开心地问。

 

“朱医生,你去看过小白了吗,他在休息吗?”

 

朱一龙整理资料的手一顿,小白?谁准她这样称呼他的。小白和她很熟吗,什么时候关系这么亲密了。

 

肖医生一如既往地有活力,刘海有些乱,脸色红润,驼色的大衣上还沾着点外面带回来的细雪,一脸期待地等着朱一龙回话。朱一龙看着那似曾相识的耀眼笑容,突然觉得有些碍眼。

 

肖羽祝浑然不觉,继续自说自话。

 

“他现在差不多能吃东西了,但还是清淡些的好,我熬了点虾仁粥给他送过去。”

 

“不需要。”

 

“什么?”肖羽祝没听清。

 

“不需要,”朱一龙放下手中的病历本,手撑在桌上看着肖羽祝,“我刚去过,他已经睡下了。而且他也不喜欢虾仁。”

 

“哦…好……”

 

肖羽祝懵懵地看着朱一龙越过她带上了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被针对了,那人的眼神和语气都很紧绷,带着冷冰冰的攻击性——这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朱医生。

 

朱一龙查完房,走着走着又拐到了白副队的病房,他犹豫了一下刚要离开,便听到了白宇久违的笑声。

 

他的脚步顿住了——白副队好像又有客人。朱一龙从门上的格子看过去,是个穿警服的男人,两人似乎相谈甚欢。侧颜俊朗的男人抬手揉了下白宇的头毛。

 

朱一龙眼神一暗。

 

“龙哥?不进去吗?”小篆提着水壶从开水房回来,看见站在病房门口的朱一龙,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这是我们薛展队长,帅吧!西南分局警草,局里女同志们选出来的颜值担当啊!”

 

朱一龙眨着眼睛,警草?颜值担当?不该是小白吗?小孩身边总有一群小姑娘围着他绕啊绕,白副队白宇哥哥得叫,眼里的爱慕值快要化作实体玫瑰花把他的小白淹没,他都快习惯了。

 

似乎是看出了朱一龙的心思,小篆又不怕死地添了一句,“我们白副队,当然是我们西南一枝花啦!”

 

得。

 

“我还要去查房,先走了。”

 

朱医生甩下硬邦邦的一句,转身时眼里的情绪晦暗不明。走在走廊中突然觉得有些透不过气,烦躁地解开两颗扣子。

 

苏眠,肖羽祝,现在又多了一个薛展。他身边有那么多人,夺走了属于他的注意力和时间。

 

朱一龙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明明很清楚,不管是一直在他们身边的苏眠,还是那个最近挤到他眼前的肖羽祝,抑或是那个工作时间接触最多的薛队长,都入不了白宇的眼。他的小白满心欢喜的温柔眼光注视的,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

 

可他控制不了,反而幼稚地生起闷气来,连那个总围在白宇身边老大长老大短的小篆都看不顺眼了。

 

大概是因为他打从心里觉得,他们才是和他一个世界的人。

 

相似的人总是会互相吸引的。肖羽祝,那姑娘和白宇太像了,一样的热情开朗善解人意,性格一定很合拍。而他……朱一龙想起小白伸出又缩回的手,心里一阵阵疼得发紧,又酸又涩的感觉一直涌到神经末梢,挥之不去。

 

 

 

 

白副队终于能正常进食了,白妈妈做的蛋花汤,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小笼包,还有高兴得不知道买什么好的苏眠和小篆提回来的大包小包。

 

白妈妈看了一眼脸颊撑得鼓鼓的小白,和含笑劝他慢点吃的他龙哥。起身,示意苏眠跟她出来。

 

“小眠,阿姨问你点事,你跟阿姨说实话。”

 

tbc.

 

 

这章是来自小白唯饭苏老师的愤怒

两个小白唯饭的正面掰投

小居看苏老师这个前情敌不爽很久了

苏老师表示又助攻又要帮你们出柜心好累啊

 

(人家苏眠有主了,肖羽祝早就没那个心思了,薛展一妥妥的直男

求评论嗷嗷嗷



评论(36)

热度(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