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了个豆了个包

我唱给你听啊

兔宝宝

回来啦

云伢:

wuli王老师和圆圆宝宝甜甜甜甜甜cry,才不会真的闹矛盾呢。


哼。


回文,没人名。


前传


1.




冬天,寒假,新年。


王老师在公寓里烧着菜,肩膀上趴着一只馋嘴的圆兔叽。


 


小区里又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还有两天就是过年。往年的王老师这个时候都还在为哪一扇门上的福字贴歪了而苦恼,今年却一点都不着急的先收拾起了屋子,把各种贴春联贴福字的事情都到了最后再来做,他不急,他今年不是一个人。


 


刀子与案板碰撞的切菜声刚刚停下,肩上的白色毛团子就急切的锵了两声,微微歪头就能看到微微支起来的兔子耳朵,王老师笑了笑将切好的胡萝卜丝倒进了煎锅里,留了一根喂给了肩头的小兔子。清洗了刀具后回到锅前,用铲子开始翻炒,小兔子踩着他肩膀不停的努鼻子闻味儿,呼哧呼哧的犯馋。


 


瞧见它的蠢模样,王老师便笑。


——不要着急。


——锵!……锵!呼哧呼哧……


用空出来的手将小兔子往后扶了扶,溜着虎牙依旧专心煎着他独创的胡萝卜煎饼。


 


——小心一点不要掉进锅里。


——锵。


 


温柔的声线,软了小兔子的耳朵。


小兔子听话的往后挪了挪,瞥了一眼烫的冒泡的煎锅。


 


几分钟后王老师摘下围裙走出厨房,终于将做好的煎饼摆到桌上。从肩头跳下来的小兔子还没落地就变成了一个奶白色皮肤的男孩,大大的杏眼,长睫毛。看着香喷喷的煎饼却又因为烫而不敢下嘴,盯了好一会儿拿筷子犹犹豫豫夹下一小块,吹了又吹,才吃进嘴里。


 


——好好吃……


 


王老师端着两碗萝卜汤从厨房出来时不意外的瞧见餐桌上的小孩儿吃得开心,漂亮的杏仁眼都眯成了一条缝,一筷子夹走一大块,放到碗里。小兔牙一点一点的把萝卜咬进嘴里,别提多可爱。


他不经常做这道胡萝卜煎饼,就是怕这小兔子吃起来没够。宠物的天性就是吃,而兔子的本命就是萝卜。虽然馋,好在他倒不会老惯着,他是想把这瘦瘦的小孩儿养肥点,但只有萝卜总归是不行。


 


——别噎着了,喝汤……萝卜丸子汤。


——棒诶!!


 


 


酒足饭饱之后王老师抱着他的小兔仙在沙发上休息。小孩比他的身子小一号,正好被他圈在怀里。煎饼吃得开心所以也粘人,温热的手熟稔的从后伸进小兔子的衣服里逗他,摩挲着软滑的腰侧,掐一掐。小孩被他养了两年依旧瘦,蜷着身子肚子上只有薄薄一层软肉,手感很好。贴着胸膛的蝴蝶骨形状漂亮,总是引得王老师想上手去摸,幼兽一般的奶味儿总让他忍不住亲昵。


 


小兔子怕冷,也怕痒。大冬天的外面正难得一见的飘着零星雪花,屋里开着暖气。王老师的手伸进他的衣服,不冷却痒。粉笔写字磨出来的茧子在他的腰侧蹭来蹭去的,他拽着王老师的手想拉开,却又被在耳后吹了口热气。于是腾地一下,身子就缩起来,脸也红到了耳根。


“你不要弄叻。”


小兔仙瑟缩着说了一声,王老师却眯着眼睛唇碰上了他的颈子。昨夜逗弄温存时留下的淡痕还在,微微用力红色就更深了一层。


不一会儿小兔仙就被弄得没了力气,含了块水果硬糖软塌塌的窝进沙发角落躲着。王老师温柔的附身过去亲亲他的耳尖,又碰碰唇角。盯着满眼水汽的杏目犹豫了一会儿,温和的撬开牙关侵入。舌尖扫过引的小兔仙一阵哆嗦,察觉到老师的意图,战战兢兢保卫自己口中的水果糖。


 


王老师并未停下抢夺的意图,只是不知怎么愈发的喜欢从他嘴里抢糖吃。过了会儿有些喘的放开他的兔子,小兔仙咔呲咔呲的把糖嚼碎了,冲他吐吐舌头。


 


掐掐小兔子的颊肉,王老师弹了他一个脑崩。


 


过了年,他就养了这小孩两年了。


 


2.


 


王老师养这小兔子,说来也算机缘巧合。


 


同小区的发小开了宠物店,某年某月收养了一只受伤的兔子,乖巧懂事,也特别爱干净。因为太小怕被店里来的宠物伤到,就当做新年礼物送给了单身居住王老师。当时他可是不乐意,他有洁癖,怎么能忍受兔子乱拉乱尿这种事情。结果硬着头皮养了还没过一个月,就对这小兔子彻底改了观,万般嫌弃变成了万般宠爱,别人碰一下都不行。


 


也难怪,没人会拒绝可爱的东西。小家伙整天犯蠢,刚进家门的时候丝毫不见外,为了一片萝卜就敢顺着他的裤腿往上爬,脑壳摔倒地上的声音听得人胆战心惊,却也不见气馁。偏偏还一个可爱模样,生气的时候呼哧呼哧的,问话的时候也会锵锵锵的回应。吃饱了高兴了,黏起人来耷拉着耳朵窝在你掌心。从来不随意便便,在楼下溜的时候乖乖的跟在你脚边。


更重要的是,除了王老师谁都不亲近——无论是小孩子,萌妹,甚至是同类,都一概不理,只黏他的主人。


这让单身多年的王老师有了一种十分戳心的感觉,他是个标准的处女座,严重洁癖。而那只小兔子不仅满足了他生活上的,更满足了他心理上的。


养着养着,一个月就过去了。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开始了实习工作,留小兔子自己在家,渐渐地他倒是发现家里为数不多的零食总会少一点,雪米饼的包装袋总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垃圾桶里。直到有一次回家,看见从零食盒子里面露出一个小脑袋,小家伙的胡子上还带着雪米饼的渣渣,这才发现了罪魁祸首。


 


——圆圆宝宝好聪明啊,恩?


小兔子被他举在半空中,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那人微眯的桃花眼,半天才敢锵一声。


 王老师从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兔子,仿佛听得懂人话似的,偶尔让它叼个东西过来,总能拿对。


 


后来有段时间王·实习老师的实习工作很辛苦,周末在家也熬到凌晨写教案,他有低血糖,结果某天早上醒来还没来及吃早餐,就晕倒在了卧室门口。小兔子从没见过王老师这个样子,毫无血色的苍白的脸把他吓坏了,匆匆忙忙蹦到他脸旁边,爪子推推他的肩膀,尖锐的叫了几声。看着一点动静都没有的王老师,一下子变回了人形,瘦小的身板把高他一个头的人拖到了床上。又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最后软下来趴在他胸口,眼泪刷刷的就掉。


 


没一会儿王老师醒来了,小兔仙惊喜之余刚想变回原形往他身上黏,便被抓住了手臂。


“圆圆……给我拿一块糖来……乖 。”


小兔仙愣了愣,光着脚丫跑去抱来了大大的零食盒子。 


 


 


甜软的巧克力融化在嘴里,王老师闭上眼睛慢慢恢复起了各项身体机能。隔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发现床的另一侧的地上蜷缩着一个男孩子。


头发很软,睫毛很长。


就是鼻尖很红,眼眶微肿像是哭过了一样。


他愣了一会儿,跑遍屋子找自己的小兔子未果,回到卧室轻轻摸了摸男孩的头发。叫了两声“圆圆”,男孩迷迷糊糊的蹭他掌心。


 


他的圆圆宝宝,他的兔宝宝,是一个——小兔仙。


一个会变成人的小兔仙。


 


长得……很好看,很……和他的口味。


他的口味。


于是准备起床的王俊凯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轻轻把小孩抱到了床上。缩回被窝,用纸巾擦干了小兔仙哭出来的鼻涕,他很意外自己竟然对这小兔仙没有洁癖。掐掐自己脸,确认并不是做梦后,抱着他的小兔仙一起。


睡了。


既然捡到了宝贝,那就去他的实习工作吧。 


 


再醒来的时候兔宝宝正等着大眼睛看他,一个与常人无异的男孩子被他搂在怀里锢着腰,嘴里含着一块还没化掉的水果糖。


 


桌上的电子时钟显示的下午13:00,王老师依旧没有吃早餐,脸色依旧苍白。


 


小兔仙担心的瞪着大眼睛看他,想起刚刚喂给它的那块糖(巧克力),亲了过去,笨拙的用舌尖一顶,终于把那块水果糖推进了他口中。他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原来也在玩闹时舔过王老师的嘴唇,记忆中当时他还亲亲它的兔耳朵。


小兔仙的嘴唇软软的,因为吃了糖的缘故,舌尖带着一股甜。大大的杏眼担心的看着他,红着眼角。手指揪着他的睡衣,紧张的指尖都泛白了。


——我还以为叫不醒你叻QAQ


——你好没好一点QAQ


——你……你缩缩话QAQ


王老师把他往怀里搂搂,下巴蹭蹭小孩的发旋。


声音都这么好听,真不愧是他的小兔仙。


 


——圆圆你是兔子仙吗?


——……是哦……


——宝宝。


——嗯嗯……


 


王俊凯第一次对着人说宝宝这种肉麻的话。


——圆圆宝宝


——干嘛……


——圆圆是我的兔宝宝,对不对。


 点点头。


——宝宝,我的宝宝……    


 


 


王老师是谁,大学里的校草,声音苏到爆。


饶是还不懂人类的情话的小兔子,听着他有些魔怔的碎碎念,也脸红了。


 


后来王老师略有些发晕的打了电话叫了外卖,二十分钟后小兔仙光着脚丫跑到门口开门,拿了香喷喷的饭菜进来,送外卖的小哥多看了他几眼,被紧跟在身后的王老师低气压的瞪跑了。


 


王老师一边吃一边看着这小兔子。视角不同果然人也不一样,小孩儿可能是饿坏了,筷子不会用,用勺子到时吃得蛮快,鼓着腮,唇上的油光更显得他唇红齿白,干干净净的模样。


 


——干嘛看我?……///


小孩吃光了蔬菜,留了肉在碗里。王老师皱皱眉。


——怎么不吃肉?


看那小胳膊,他一捏就能折似的。


 


——不喜欢。


——乖,快吃了。长身体呢……


——不吃。


 


砰地一声,小兔仙变回了兔宝宝。趴在餐桌上,留了个尾巴球冲着他。


王老师对这大变活人的场景愣了一会儿,释然的勾起嘴角。


啧啧,这是又倔起来了。




评论

热度(205)

  1. karry喵芒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