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了个豆了个包

我唱给你听啊

【K远】《手写的从前》[下部]

肖烟遍地:

上部:《晴天》http://xiaoxyc.lofter.com/post/20acf9_4f5f47b






大清早马思远就气势汹汹地提着一个扩音喇叭和大音箱站在K.Y公司门口摆弄。


“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根本不是人!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


“哎哎哎错了错了!”


马思远手忙脚乱地切出磁带又拿了一盘塞进去。


“王凯利王八蛋!薄情寡义,狼心狗肺!王凯利,滚出来!王凯利,滚出来!王凯利,滚出来——”


保安一看这小子长得白白净净眉清目秀的却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大音箱上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就头疼。


“小兄弟,你这是何苦呢?”


“甭废话,”马思远杏眼一瞪:“放我进去见你们老总,不然我就把他有几个情妇几个私生子通通爆出来,花边新闻重磅猛料我有3个G,准保挂在热门新闻头条一个月不带重的!喂喂放开我!见不到你们老总我死也不走!你们敢动我我就让他身败名裂!”


 


 


 


Title:《手写的从前》


CP:KarryX马思远(《男生学院自习室》)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第三人称


Attention:涉黄注意/还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命中注定我爱你


 


 


 


“BOSS,外面一小子嚷嚷着要见您。”


秘书战战兢兢地敲开了男人办公室的门,得亏这大楼隔音效果好,否则男人随便丢个烟灰缸下去保不准就出人命了。


“轰出去。”


波澜不惊的语气。


“他说不见到您死也不走……”


“轰出去,我不想说第三遍。”


“额……那小子好像是报社的,”秘书小心翼翼地观察男人的表情——面无表情,“他说他手上握有您所有的花边新闻,还有重磅猛料,要把您有几个情妇几个私生子通通爆出来,如果您不见他绝对要让您身败名裂……”


“哦?”男人的眼神终于从电脑屏幕移向大气不敢出的秘书,轻描淡写地说:“你去问问哪个报社的,叫什么。”


不一会秘书满头大汗地跑回来报告:


“他说是锐意报社的,叫马思远。”


“……”男人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停顿片刻后按下回车键,瞬间一千万到账:“叫上来吧。”


“诶?!”


 


 


1.


 


 


“听说你知道我有几个情妇几个私生子有我花边新闻重磅猛料?”Karry那双桃花眼里飞出的锐利眼刀把马思远剐得体无完肤:“马思远先生。”


“额……”马思远黑葡萄似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后昂首挺胸地对上Karry的目光:“对,我就是有!你怕了?”


“个鬼,”Karry薄唇微弯扯出一个不屑的冷笑,他长腿一蹬总裁椅滑到马思远身边转了个圈与他相对而坐,这时候马思远才发现Karry的腿长得吓人:“知不知道诽谤罪也是要坐牢的?”


其实从Karry叫“马思远先生”的瞬间马思远就已经心灰意冷了,看来Karry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这真是不公平,为什么这家伙把自己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之后就这么潇潇洒洒全身而退?甚至在他牛逼哄哄的人生中自己根本不曾存在过。


开玩笑,曾经在我的人生中你是主角而在你的世界里我连个助攻都没蹭到。


“我……”


关键是马思远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么一个骑虎难下的结果,正常的剧情走向不应该是Karry与自己相认后两人抱头痛哭声泪俱下互诉衷肠吗?不不不,这样的画面太恶心了光是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但也不至于被霸道总裁当成诽谤犯随时大手一挥就被警察架走吧?


“你什么你?”Karry猛地凑近马思远,一股似有似无的男士香水味悠悠地飘进马思远的鼻腔里,马思远不自在地偏过头,却感觉那味道越来越浓:“嗯?说话啊。”


“……”


马思远心虚地用余光瞥了眼Karry无限放大的脸,经过如此惨绝人寰的放大才发现Karry长得还真是好看,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成功人士的潇洒风范,完全是就是高端商业杂志的封面人物。马思远低头看了看自己寒掺的POLO衫和卡其裤,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自己浑身上下加起来还没Karry的一条领带值钱。


——好吧千错万错都是马思远的错,他就不该那么意气用事,完全不计后果,像马思远这种过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人往往都是悬崖勒不住马摔得粉身碎骨。


“那个,你真的不认识我?”


“叮——”


电脑提示音响起,于是Karry又脚下一发力滑回了办公桌前,看他炉火纯青的滑总裁椅技术就知道平时没少练这种没卵用的技能。


“马思远,男,现年二十三岁,生日十一月八号,天蝎座,O型血,一米七九——”


抬眼一看马思远已经一副生无可恋世界再见脸,Karry心情大好地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竟让马思远又平添几分熟悉感。


“这不就认识了?”


“……大哥你还是告我诽谤吧。”


 


2.


 


 


直到坐上法拉利的那一刻马思远还觉得自己是在梦游。


十分钟前的马思远甚至已经做好被警察架走的准备,然而Karry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他说虽然你这年轻人思想觉悟不够高职业道德有待提高但是我觉得你这人很有意思交个朋友吧。


你这人很有意思交个朋友吧你这人很有意思交个朋友吧……


马思远差点很硬气地脱口而出“不要”,十年前他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和Karry相处融洽,对,接吻是接吻了可是对方不卖账也不好意思哭唧唧地让人家负责是不?更何况现在是两个成年男人,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早上游乐园一个下午电玩城一个晚上网吧通宵就能让友谊万古长青那么简单,马思远寻思着这得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Karry从后视镜里看到坐立不安的马思远就觉得好笑:


“你很紧张?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的,我不缺那点钱。”


哦,呵呵。马思远翻了个白眼,不我是在想我的作案工具还丢在你公司楼底下让你们保安小哥帮我看着呢,帮人帮到底能不能调个头清理一下作案现场?Karry被他哽得无话可说。


 


看到扩音喇叭和大音箱Karry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鬼?你在我公司门口摆摊卖皮鞋吗?”


“嘿嘿,不是,”马思远讪笑着要把喇叭和音箱搬上车:“就是想叫你出来。”


毕竟马思远年轻气盛,听说K.Y中国分部的新任总裁是个海归虽然有个土得连渣都没得掉的中国名王凯利但他还是一眼就从效果堪比世界顶级时尚大片的商业杂志上认出Karry,西装革履,长腿交叠,碎发刘海下一双沉稳无波的桃花眼,经过时间的精心打磨后愈发的棱角分明,男人味十足。当然马思远不是冲着那张俊脸来的,他只是想要讨个说法,要杀要剐你也得给个准啊。


可人家是总裁,一分一秒都是以百千万来计算的生意人怎么可能愿意浪费时间在一个名不见传的小记者身上,于是马思远心血来潮搞来这套设备,自认为完美无缺万无一失就兴高采烈出门了。


“叫我出来?”Karry登时来了兴致,伸手要去按音箱开关:“我没听到,你怎么叫我出来的?”


“别别别,影响不好!影响不好!”


马思远手脚并用地去掰Karry伸来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米八的身高在一米九的Karry面前就显得娇小无比,被轻而易举地挡开顺带揉了揉脑袋:


“现在知道影响不好,晚了。”


“王凯利王八蛋!薄情寡义,狼心狗肺!王凯利,滚出来!王凯利,滚出来!王凯利,滚出来——”


 ——马思远活到二十四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地绝望过。


电子男音抑扬顿挫地念着“王凯利,滚出来”,马思远恨不得刨个坑把头埋进去,根本就不敢抬头看Karry。


边上的保安小哥脸色青白交加,攥着电话随时准备打110和120。


倒是正主一脸云淡风轻地把音箱给关了,拍拍浑身僵硬的马思远: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走了。”


正当马思远想松一口气时,Karry冷不防地附在他耳边用暗哑的声线幽幽地低语道:


“我记住你了,马,思,远。”


“额?!”


马思远像是受了惊的兔子猛地向后跳开几步,却看见Karry莞尔一笑,一双盈盈的桃花眼仿佛得能淌出水来,马思远瞬间红了脸:


“走了。”


如此温柔平和的口气要不是马思远耳根还热着他会以为刚才Karry的威胁只不过是错觉。


 


 


3.


 


 


下车时马思远掏出那张心型卡片吓得Karry差点以为马思远要跟他表白,下意识做了个很幼稚的举动——把手藏到背后。马思远当即就被气乐了:


“大哥,您是不是自信心溢出了?”


“……”


要说马思远把Karry这份独一无二的丑字珍藏多年也是不容易,恨不得硬化塑封穿根绳子挂脖子上。他今天把这卡片带来原本是怕Karry不认账,不过看样子这卡片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马思远决定把它丢进垃圾桶,在此之前还是让正主再怀念一下顺带加个嘲讽:


“你看看这丑字是不是你的。”


Karry接过一看——日狗了还真的是我的字!作为一个在商圈摸爬滚打久经百战的精明生意人,Karry特别看重一诺千金,特别是白纸黑字自己还画了押的,但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什么时候向眼前这个有点抖机灵的青年许下这种暧昧的承诺,还是写在形状颜色如此羞涩的卡片上。


“是我的,但是——”


“但是你没印象啦,”马思远轻描淡写地从Karry手中夺过那张卡片,放在手里里揉了,尖锐的卡纸刺得他掌心发红,他潇洒地将揉成团的卡片丢进手边的垃圾桶:“没事了,谢谢你送我回家。”


随后马思远转过身从法拉利的后备箱里面把自己的作案工具给拎出来,一手一个拎到大门口才想起来,回头一看Karry竟然还没走,腰细腿长一身黑西装杵在原地就跟一电线杆似的顶天立地:


“拜拜啦。”


那厢Karry眼疾手快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来不由分说地夺过马思远手中的大音箱:


“走吧我帮你扛,看你那细胳膊细腿的等下折了怎么办。”


马思远使劲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那谢你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年的马思远也总是不领Karry的情,白眼球都翻成万花筒,只是现在很明显Karry对于自己的定义就是陌生人,再往重了去就是诽谤犯……马思远登时浑身一颤:该不是要偷偷把音箱里的磁带给揣兜里拿去当物证吧?


“嗨嗨嗨哪里用得着王总您亲自出马呢我一个人能行的不然我给你公主抱一个?”


对于马思远突然七百二十度翻转的态度Karry误以为是他不喜欢陌生人进门,也懒得自讨没趣,客套几句就和他道别了。


 


经过垃圾桶的时候Karry鬼使神差地往里面望了一眼,那个揉成团的卡纸安安静静地躺在一个黑色垃圾袋上。Karry探头探脑地见四下无人,伸手一捞把那硬纸团捡起来展平,郑重其事地放进胸前的口袋里。


 


 


坐立不安的马思远看着窗外渐渐昏暗的天空,还是很没骨气地罩了件白背心配条大裤衩啪嗒啪嗒地曳着人字拖下楼跑到垃圾桶里一看,空空如也。


“没了就没了吧。”


马思远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却觉得胸口闷得慌,也许是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4.


 


 


再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太大意外,Karry白T牛仔裤,一双蓝绿色帆布,清爽干净得像是大学生。马思远反而很隆重地穿上西装,但形象都是先入为主的,他觉得可能自己穿着龙袍在Karry眼里看上去也还是那个无理取闹的屌丝小记者。


 


整好西装后马思远昂首挺胸地走进咖啡厅,引得服务员纷纷侧目。这让马思远不由自主地唇角上扬,看到没小爷我就是这么魅力四射帅不可挡!


 


入座的时候马思远还是无法避免地和Karry对上了眼。Karry直勾勾地盯住马思远的脸看了很久,继而莞尔一笑:


“我发现你长得很好看。”


“现在才发现是不是太晚了点?”马思远的眼睛又黑又亮,笑起来眼梢微弯特别招人喜欢:“开玩笑啦,缓和一下气氛嘛。”


“我没想到是你采访我。”


——是啊该不该说冤家路窄?马思远抖开采访稿,随机应变临场发挥是他的强项,于是他出于私心又加了几个问题进去:


“在你的学生生涯中有什么难忘的事情?”


“你这问题设置有点问题啊,”Karry玩味地挑挑眉用食指叩了叩桌面:“上一个问题还问我怎么赚到人生中第一个一千万的,马记者你可不能夹带私货啊。”


“你管我!”


没办法马思远就是这种你越说他越来劲的人,Karry还真的认真思考起来:


“我一直都在美国念书,感觉没什么难忘的,就毕业舞会上交换舞伴我跟男生跳过舞这算不算难忘?”


“Wow真的特别难忘啊哈哈哈。”


马思远皮笑肉不笑地在笔记本上随便划拉几笔继续下一个问题。Karry的人生完完全全改变了,他没有回过国,更别提认识马思远了。记忆这座空城里如今只剩他一人,真是讽刺。


“你看上去似乎不太高兴。”


“有吗?我不会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中,”马思远嘴上这么说着,眼神却黯淡许多:“继续采访吧。”


“附加私人时间吗?”


Karry低头往马思远的咖啡里加了三大勺的白糖,替他搅拌均匀。马思远眼神怪异地看着他的动作:


“你在干嘛?”


“帮你加糖,你从刚才到现在还没喝过一口水。”


“怎么知道我爱吃甜的?”


“对哦我怎么知道你爱吃甜的?”Karry狡黠地眨了眨桃花眼:“直觉吧。”


“……”马思远端起咖啡灌了一口,嗯,甜度刚好:“私人时间是什么?”


 


 


5.


 


 


事情总是朝着难以想象的方面发展,比如此时此刻马思远一件老头衫下身大裤衩夹着人字拖和Karry在烧烤摊相对而坐。


“我知道你肯定嫌弃,”马思远咬了口烤肉串:“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们这些小市民的私人时间就是这个。”


“你吃串还吃出优越感怎么的?”Karry捞起一罐啤酒食指一扣单手开环,很没形象地咕咚咕咚喝了半罐:“无聊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出来吃的。”


“开着法拉利出来吃?”马思远嘟着油腻腻的嘴用竹签指了指不远处放在昏黄车灯下的依然耀眼十足的法拉利:“这里小孩都野得很,小心等下在你引擎盖上画喜羊羊。”


“聊聊你吧。”


“我?”马思远噎了一下,Karry赶紧把送到嘴边的啤酒给马思远喝让他压压惊,马思远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双眼红彤彤的跟兔子似的:“我有什么好聊的?”


“聊聊你认识的那个Karry。”


——这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马思远要对着二十五岁的Karry讲十五岁的Karry,对方却觉得像是在听另一个人的故事,感觉这场戏就马思远一个人自导自演,手舞足蹈不亦乐乎。


“你就当是故事吧,”马思远自嘲地笑笑:“那个Karry是我的初恋。”


据说但你对一段恋情释怀时,你可以谈笑自若地对他人谈起自己的年少无知,谈起自以为荡气回肠千回百转的倔强。


于是马思远对Karry说了所有,他的无理取闹,Karry的无条件包容,他的退缩懦弱,Karry的勇气可嘉——越想越心酸。那个对他如何如何好的Karry,只存在他马思远一个人的记忆之中。


那厢Karry一言不发地听着,默默地喝啤酒,马思远每次说完一段都会猛喝一罐,看到Karry惊诧的眼神,马思远邪魅一笑:


“傻了吧,爷千杯不倒。”


“好巧,”Karry薄削的唇微微弯起:“我也是。”


 


 


6.


 


 


马思远是在Karry的胸口上醒来的。


头疼欲裂。他撑起身子,狭小的空间挤下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就跟两只八爪鱼塞在沙丁鱼罐头里束手束脚。马思远昏昏沉沉地又在硬邦邦的胸膛上趴了一会醒酒,却听着胸腔里规律的心跳声而愈加头晕脑胀。


“醒了?”


“额……”


Karry环住睡眼惺忪的马思远,把他从身上抱起来放在大腿上,换成面对面坐的姿势。


“我比你大。”


等马思远反应过来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恼羞成怒地直起腰杆:


“你他妈——”


“嘭——”


结结实实地撞上车顶的马思远哀嚎一声抱住脑袋疼得缩在Karry的怀里发抖:


“我……操了……”


“乖,不疼不疼。”


被Karry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起来的马思远没好气地挥开他,Karry笑意盈盈地把下巴搁在马思远瘦削的肩膀上:


“你太瘦了,抱着好硌。”


“嘁,那你别抱啊。”


马思远从Karry身上下来,两个人坐在车后座上相对沉默后Karry下车坐上驾驶座:


“送你回去。”


“嗯。”


从后视镜里Karry可以清楚地看到马思远在使劲揉着那对烧红的耳朵。


 


 


7.


 


 


那家花店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漂亮的大姐姐换成了满脸沧桑的大叔,马思远捧着一大束玫瑰从花店里出来时刚好撞见Karry。


“我总觉得我最近遇见你的次数变多了,”马思远眯起眼睛上下打量Karry:“王总裁,你很闲?”


“不啊,忙得很,”Karry的目光落在马思远手中的玫瑰上:“送女朋友?”


“不关你事。”


“那就是没有了。”


“我靠你少看不起人,”马思远强忍着把玫瑰往Karry头上砸的冲动:“我要找女朋友,响指一打就排成队来追我了。”


“嗯,对人又好又温柔的马思远怎么会没人要呢。”


其实马思远不傻,他看得出Karry对自己有意思,不然谁吃饱了撑着天天跟你装偶遇。不过追男人毕竟跟追女人不一样,而且Karry的套路看上去十分笨拙幼稚,又或许是马思远英明神武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来Karry内心的小九九。


——装偶遇,你会觉得这是命运的相遇,温柔攻势,所以你会爱上我,成啦。


也是很能想。


 


 


“杜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这束玫瑰花赠与你,鲜花配美人。”


说回来那束玫瑰不过是工作需要而已,马思远认真想了想,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送花对象居然是个男人,想想真是糟糕又美好。


 


 


8.


 


 


“马思远,跟你说件事。”


“嗯?”


“我下个月要调到墨尔本分部去。”


“溜得飞起,”马思远裹紧了外套吸吸鼻子:“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啊。”


今年的春节很早,一月份的末尾。


街道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商家争先恐后地开着扩音喇叭进行商品大促销。马路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每个行人都行色匆匆,马思远也情不自禁地加快脚步。Karry和他并肩而行,他注意到马思远冻得通红的手,就拉起一只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喂喂,不要得寸进尺啊。”


马思远嘴上说着,却没有抽出手来。Karry的掌心很大,包裹着马思远细瘦冰冷的手指。


“我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你走吧你走吧,你又不是第一次走了。马思远小声地嘟囔着。Karry听见了,却没说话。


 


 


9.


 


 


情人节,又是情人节。马思远一度认为自己患上情人节恐惧症。


看着街上熙熙攘攘出双入对的情侣马思远心里就酸溜溜的,什么鬼。


Karry拖着一蓝一绿两个巨大的行李箱,一件长袖T恤外面罩了件牛仔马甲,马丁鞋磨着地面上的沙砾发出刺耳的沙沙声。


“你要送送我么?”


“……”


马思远很想去又不想去,Karry在他的人生中一次次离开,最后都已经麻木了。


“没事,我不勉强你,”Karry笑道,这样笑起来很犯规,马思远想去的念头又压过不想去的念头:“那我走了。”


敢情你也没有盛情邀请啊!马思远挥了挥手,把Karry送上车。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反正无论如何结局都是一个样。


街边卖花的小女孩很识趣地没有上来纠缠马思远,因为此刻失魂落魄的马思远活像是在情人节当天失了恋的苦情男。


 


 


回家在沙发上躺了一会马思远听到有人在按门铃,开门一看竟然是花店的大叔,手上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红得刺眼,中间夹了一张皱巴巴的卡片。


“哦操……”


大叔被他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给逗乐了:


“你这反应跟悍点的姑娘一模一样,偷偷告诉你,是个帅小伙送你的,再见啦。”


“额……嗯。”


马思远捧着玫瑰花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关上门,那张卡片他再熟悉不过了,但他不是丢了吗?真是活见鬼了。“等我回来”那四个字被黑笔涂掉,下面写上惨不忍睹的四个字:


 


我回来了


            ——Karry


——怎么还是那么丑。马思远放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哭了。


 


 


11.


 


 


“喂?”


“是我。”
“哦。”


“有什么想说的吗?”


经过漫长的相对无言后,马思远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你的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


“拉倒吧你,”Karry语带笑意:“开门。”


马思远火烧火燎地冲去开门,门外Karry坐在蓝色的巨大旅行箱上,修长的双腿撑着地面来回滑动,敢情这丫带轮子的都能溜,在下佩服。


“情人节快乐,”Karry看马思远无动于衷便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王先生为了不让马先生过一个单身情人节,良心发现又回来了。你不让我进门吗?”


“你滑进来。”


“难度有点大,我试试。”


马思远没想到Karry竟然当真了,哭笑不得地把那张卡片丢进垃圾桶里把Karry从行李箱上拉起来:


“我跟你开玩笑的。”


“你怎么又丢了?”


Karry俯下身要捡起卡片却被马思远拉住。


“不需要了。”


马思远踮起脚吻了吻Karry的唇、


 


 


                                                             END.


 


 


 


作为宿命论者我相信无论重来多少次,我还是会命中注定地爱上你。


而且我觉得,每个人一生中都有一个人是命中注定的,错过了就没了,但有的时候你的失败的恋爱是因为那个人还没出现。


没有错我少女起来连我自己都怕!OTZ文力全失,但是还是想要写完KarryIn Jay的系列


这文跟我起初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本来是更加少女更加傻逼的思路啊结果高考完整个人就成了只会抠脚撸管醉生梦死打游戏的废物OTZ


还有哦行李箱可以滑进门的【门口有槛】我弟就会真是66666      


我是阿肖,很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热度(1050)